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魏一笔的博客

春风大雅能容物 秋水文章不染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河岸边“线猴人”  

2017-01-16 10:11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黄河岸边“线猴人”
黄河岸边“线猴人” - 古魏一笔 - 古魏一笔的博客


夕照“线猴人”


黄河岸边“线猴人” - 古魏一笔 - 古魏一笔的博客


 

  2016年12月15日,山西省芮城县南张村,冬日暖阳,万里晴空。
  村子西南的陈线线家格外热闹,十里八乡的亲戚朋友都赶来为陈大娘的孙子庆贺满月之喜。“当当当当……”,一阵急促的梆子声传来,嘈杂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。当年过七旬的张振有老人和他的木偶 “搭档”一起出现时,人群中瞬间爆发出一阵欢呼声。“坐卧常携酒一壶,不教双眼识皇都”。张振有一开口便是吕洞宾的戏文。
  吕洞宾的戏,在永乐镇乃至芮城一带是最受欢迎的,也是张振有最拿手的戏。只见一根根线在老人手中提、拨、勾、挑、扭、抢、闪、摇,木偶人时而舞枪使棒,时而闪转腾挪。生气时如下山猛虎,温柔处又眉目传情。台下的观众,在古老的线腔声中,慢慢地咀嚼、品味,揉搓成一个个动人的故事,揉进这和煦的阳光中。
  提线木偶戏是南张人最喜闻乐见的民间娱乐形式,与山西其他地方木偶戏相比,除了复杂的制作工艺和操作技巧外,南张一带流传的木偶戏最大的特色是其独特的唱腔——河东线腔。在南张,这个山西最南端的小村庄里,独具特色的“线腔木偶”早已在黄河岸边传唱了数百上千年。“线腔戏是我们这一带老百姓最喜欢的民间曲艺,早期演出以边击乐边歌唱,边操作线偶的形式为主。”张振有说,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,蒲州一带的线腔吸收、融化了蒲州梆子音乐唱腔中的一些成分,形成极富地方特色的艺术流派。“线腔源于提线木偶戏所唱的腔调。我们当地把提线木偶叫做‘吊线猴’。据说是与汉高祖刘邦有关,当年刘邦被北狄大军围困于平城,形势危急。谋士陈平以木偶俏女迷惑狄王妃使狄王退兵,高祖脱险之说。”张振有对线腔木偶的历史烂熟于心。
  据张振有讲,新中国成立初,永济与芮城交界区域活跃着一个“永乐线偶剧团”,领班老艺人马长盛和姚明政。当时,戏班在太原表演期间,时任山西副省长的邓初民观看了线偶演出,十分欣赏,即题辞“一口道出千古事,双手挥动百万兵”。从此线偶戏名声大震,斯时群众盛赞“明政线腔,天下无双”。“我从小跟随姚明政老先生学艺,别看这小小一个木偶,要想熟练掌握没有两三年的功夫可不行。那时候,师傅总是要求我们天不亮就起床,早上拉板提线练基本功,上午练嗓子,下午拉板胡。数九寒天,手指冻后肿得有大葱那么粗。就这么练了三年,我才算正式出师。”
  出师后的张振有跟随师傅走南闯北,足迹先后踏及黑龙江、吉林、甘肃、河北、山东、河南等地。张振有说,新中国成立后到“文革”前的那段时间,是芮城线腔木偶最辉煌的时期。“‘文革’开始后,剧团就不演木偶戏了。没想到,这一停就是 30多年。”张振有说,直到 2005年,他才在各方支援下,重新组织了河东线腔提线木偶剧团。“线腔木偶戏是目前我省一个地方性小戏曲剧种,具有惟一性,我们不能让它失传。特别是在当今大力发展文化建设的时代,我有义务有责任挑起传承重任。”
  回忆起自己重振线腔木偶的那段历史,张振有眼泛泪花。“本来家庭就非常困难,还要自己制作乐器服装和道具。每天满脑子想的就是木偶,老伴犯了严重的心脏病也无暇顾及,最终撒手西去,这是我一辈子最大的遗憾,想起来就心痛。”
  老伴的离去让张振有悔恨终生,但剧团还要继续搞。期间,在他的感召下,陆续有队员加入,2005年,在县文化局和永乐镇政府的支持下,以张振有为团长的芮城县河东线腔提线木偶剧团正式成立。时至今日,这支已成立了10余年的木偶剧团一直活跃在黄河岸边的村村落落,有演出大家一起上,没演出就到黄河岸边排练。
  今天上午的演出很圆满,拿着1000元的报酬,张振有满足地笑了。“10个人一人一百,一个月演出十几场也能挣个千把块,足够我老汉一个人花销了,再加上镇里每年还有几万块钱的补助,剧团目前的生存问题不大,但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传承。”
  让张振有最发愁的传承问题其实是众多传统技艺共同面临的难题。这个 15人的小剧团,平均年龄55岁,年龄最小的也50岁了。“待遇低,技术要求高,年轻人没有这份心劲,也吃不了这个苦。这十来年,我也教过几个徒弟,但都半途而废了,这样下去是不行的,等我们这几个人不在了,木偶也就失传了。”
  除了操作提线木偶外,老人还制的一手好木偶。经他制作出来的木偶,个个栩栩如生,精气神十足。在制造业发达的今天,当众多手工技艺被机器取代后,张振有的木偶此刻看起来是那么的有血有肉。从这些木偶脸上,我们看不出哀怨的眼神,也看不到悲凉的苦水,只有对木偶艺术未来的迷茫。
  上午唱戏,中午制偶,下午排练,这已成了张振有的固定生活模式。吃过午饭后,他又带上木偶,约上队友,到黄河岸边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去了。“都说我们南张是山西最南端,我就希望有一天当更多的人来南张观光考察的时候,能看到我们的线腔木偶,让线腔木偶为我们南张的文化旅游事业做贡献,也期待着更多有识之士来最南端的南张村,领略最古老的木偶艺术的精华,共同开发传承。”
  老人朴实的话却道出了一个极大的梦想。有人说,有梦想就是好的。的确,当你在黄河岸边的落日余晖里,看着这几个心怀梦想的老者还在孜孜不倦地逐梦,是否会对南张村的未来充满畅想呢?

本报记者 毕树文



放大黄河岸边“线猴人” - 古魏一笔 - 古魏一笔的博客缩小黄河岸边“线猴人” - 古魏一笔 - 古魏一笔的博客默认黄河岸边“线猴人” - 古魏一笔 - 古魏一笔的博客

过往期刊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